標籤

2015年10月30日 星期五

績效比較 – 2015年10月

這個月,因為科技股AmazonGoogleMicrosoft等大漲,及生技醫療等類股也表現不錯,將大盤拉升不少。所以VOO從落後我的自選股,變成領先。




比較方法

1.    設立兩個虛擬戶頭,一個為追蹤S&P500ETF(VOO),一個是波克夏(BRK.B)
2.    當買進一定金額的自選股,同時以當天收盤價,虛擬買進相同金額的VOOBRK.B
3.    實收股利獨立出來,以累計方式比較。(已預扣30%稅金)
4.    實現利得(),成本以相同買進時間的價格計算,賣出價以賣出當天收盤價計算。仍以獨立累進方式比較。

這樣的比較方式,會有以下缺點

1.    現金部位未列入比較。
2.    買進時機點受的限制。


這個方法雖然不完美,但仍可反映出部分自選股、VOOBRK.B的差異。

2015年10月股利收入

這個月共有4家公司配息,稅後股利收入如下:

10/1  Viacom 246.72

10/8  Omnicom 227.7

10/14  Philip Morris 5639.98

10/30  Monsanto 155.67

本月共收到60.07,與上個月累計的146.02元合計,YTD股利收入為206.09元,與目標的一年52,630元只差52,423.91元。


2015年10月26日 星期一

歐普拉的減肥執念,讓這家公司的股價一夜漲了105%

1019日,Weight Watcher(美股代號WTW),從10/16收盤價6.79元漲至13.92元,漲了7.13元或105%,三位數的漲幅,讓我一度以為,手機的股市APP壞了。查看原因,沒想到新聞卻出現在影劇八卦版。

美國影集中,總會有落魄警官,因酗酒去參加戒酒的聚會,會中,每個與會者會分享自己的戒酒過程,主角會說:「我已經108天沒有喝酒了」,大家會發出難以置信的歡呼聲,最後齊聲喊一聲:「Sam,你做到了,哈里路亞!」

Weight Watcher是一家減肥顧問公司,最主要的收入來源是減肥聚會(meeting)。減肥聚會的內容跟戒酒會大同小異,只是把酗酒改成減肥。客人自己努力減肥,把自己的糗事告訴其他客人,然後付錢給我。很瞎的生意模式?先別笑,這家公司,過去50幾年,可都是靠這個賺大錢。(我也曾認為,這是個很好的生意點子,而買進WTW因為,在歐美等富足的國度,平坦的小腹,可是昂貴奢侈的夢想。

這幾年,Weight Watcher的好日子到頭了。因為智慧型手機盛行,一堆免費的減肥APP到處都是,讓他的股價,從2011年的高點85.25元,一度跌到3.67元,跌幅95.7%。雖然,公司目前還是賺錢,但外界覺得前途堪慮。

1019日公司公布,在美國有著女王地位的名節目主持人歐普拉,以每股6.79元買進 10%的公司股份,合計花了4,320萬美金。雖然一夜之間她又賺進了近5,000萬,但跟外界估計歐普拉的31億美金身家相較,算是一筆小生意。公司邀歐普拉進入董事會,希望透過他的幫助,讓公司起死回生。雖然,短期股價大漲,但合約規定,他最少2年後才可以開始賣股。


這筆交易有趣的地方在於,歐普拉跟肥胖奮戰了20多年,胖了又瘦,瘦了又胖,最後很懊惱的公開宣布,不再以苗條為目標的減肥。可能他對肥胖實在太生氣了,所以乾脆買下這家世界最大的減肥顧問公司(目前市值9億美金),再度燃起減肥魂。但這次,最後會燒掉脂肪還是現金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2015年10月24日 星期六

門口的野蠻人

Source:hi.ytimg.com

道瓊指數從824日,52週最低點15,370.3點,至1024日的17,646.7點,2個月的時間反彈了2,276.4點或14.8%

這是市場整體狀況,若攤開來檢視個別內容,會發現,某些公司創了近年新低,有些卻創了歷史新高;消長之間,市場面貌跟2個月前已經大大不同。

在上星期的超級財報週中,最受矚目的公司,應屬麥當勞(MCD),財報公佈後,2天漲了9.8%,股價創下112.87元的歷史新高。今年到目前為止,股價上漲20.16%,在道瓊成分股中,漲幅僅次於耐吉(NKE)。

從去年的臭肉風暴後,麥當勞的壞消息不斷,整體營收、獲利、平均單店營收等,重要營運指標持續下降,連執行長都被換掉,開始大力整頓。新任管理團隊,在上任後8個月,將獲利及平均單店營收的數字止跌回升,改革顯現契機,赤貧許久的土地,終於流出了奶與蜜。

我並不是要探討,麥當勞如何反敗為勝。事實上,在過去烏雲罩頂的52週中,最糟的收盤價也才跌到88.46元,本益比27倍左右,非常貴,從股價的角度而言,談不上敗。其實過去的幾個月獲利下滑,但股價卻能得到支撐,是因為麥當勞處於一種,不管好消息或壞消息,股價都將上漲的狀態

歡樂的背後,有著相當暗黑的原因。

在某些人眼中,麥當勞是由兩家公司組成(參考包租公-麥當勞,一家是擁有許多房產,房租收入豐沛的REIT,另一家才是賣漢堡的。這樣的結構,讓麥當勞看起來極具分拆價值。市場有一說,把它拆成兩家公司,比現在多了幾十%的價值。一些有勇、有謀、更有錢的「Active Investors」,早就佈局準備,一旦麥當勞的新管理團隊失敗後,他們將出手尋求股東支持,將公司分拆。如果,經理人成功挽救公司,股價漲,他們當然也大賺一筆。

類似的故事,在美國股市中並不少見。其中,最經典應屬RJR納比斯可經營權爭奪戰。執行長Ross Johnson領軍的公司派,大戰私募基金KKR領軍的市場派,最後由市場派獲勝,不管結局如何,賺最多的還是股東。整個故事,被寫成一本書「門口的野蠻人」(Barbarians at the Gate),這本書被譽為史上最具影響力的商戰叢書之一,透過此書,也可以讓不了解美國企業的人,一窺這些規模如同國家的跨國公司如何運作。

整個故事發生在1988年的10-11月之間,在接近RJR納比斯可爭奪戰27週年紀念日之際,所謂的「野蠻人」們,在市場仍相當活躍。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Carl IcahnBill Ackman…。他們曾經要求Apple拿出大量現金,進行股票回購,漢堡王賣掉大部分的自營店,迫使Family DollarCEO把這家他父親創立的公司,賣給競爭對手麥當勞短期的表現,讓「野蠻人」們找不到藉口,只能收起了刀叉。但長期而言,若公司的再表現不佳,他們肯定又會來敲門了。

或許是這些「野蠻人」的存在,讓美國股市、公司營運相當有效率,公司不行了就分拆,又不行了就合併。經理人都坐在針氈上。雖然,「野蠻人」的手段常常被描述成貪婪、粗暴,但對股東而言,何嘗不是件好事。



2015年10月18日 星期日

債券與資產配置

很巧,在寫這篇文章時,網友Eric剛好問我對債券的看法。

先講我的結論:我認為債券,在「個人」投資組合內,最適比例是0

一般正常人,不會直接購買債券(我還真不知道去那買)。所以,能買到的債券,指的是債券基金。



學過生命週期與資產配置的人都知道,一個人的「整體財富」(Total Wealth)等於:「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加「財務資本」(Financial Capital)。「人力資本」,就是一個人,一輩子,付出勞務可賺到的錢。「財務資本」,就是這些賺到的錢、孳息、資本利得的累積。

薪資每年成長率@3%

 為了計算方便,假設日常生活費用,以經由財務資本的增值支付了。

想像,一個26歲的年輕人,不靠爸,剛出社會工作,口袋空空,「財務資本」為0。若年輕人一年可以賺36萬,65歲退休,每年加薪3%,工作40年可賺2,714.5萬,這就是他的「人力資本」。

隨著時間變化,35歲時,「財務資本」為412.7萬,「人力資本」為2,301.8萬,以此類推…65歲時,「財務資本」為2,714.5萬,「人力資本」為0

「人力資本」的金流變化,讓你想到什麼?像不像一支結構特殊的債券?

沒錯,人,本身就是一支質量最好的大債券。

55歲,即使將所有「財務資本」投入股市,「人力資本」這支債券還佔了整個投資組合的37%。這還是將所賺的錢,全部存下的結果。若其中有一半拿去支付生活所需,債券比例高達54%。所以到這個階段,其實還不需考慮債券。

65歲,「財務資本」為2,714.5萬,債券比例已經為0。這個階段,才是真的要考慮,該買股或買債?換一個裝神弄鬼的說法:該如何做「資產配置」?

為什麼買債券?傳統看法認為,股市和債市的相關性為0或負相關。加入債券,可以降低整體投資組合的風險(波動性)。但股市和債市的相關性為0或負的現象上個世紀末就消失了


 根據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的分析,以美國國債和S&P500為例,過去一百年間,股市不好時,就會降息刺激經濟,債券就會漲,因此,股市和債市的確走相反方向。但自1,999年後,股市和債市的走向,大多正相關,近10年更是如此。這已經是資產管理顧問,很頭痛的問題了。

為何如此?有一說,因為世界上錢越來越多,買家太多,就算升息,債券也跌的不多,破壞了原本與股市的關係。詳細原因,就留給專家去研究。我們只須知道,債券跟股市的波動,已經走相同方向。

在投資組合中加入債券的主張,提出「股債平衡」的策略,認為可提高報酬率。聽起來的確很迷人。讓我用另一個角度,來談「股債平衡」。

利用低買高賣的策略,將手上資產配置50%現金50%股市,等股市漲一倍後,賣出25%,改持現金,等股市跌50%之後,在將現金拿去買股票,反覆操作,迅速致富。

你相信這個說法嗎如果,你不信這樣的方法,為何把「現金」改成「債券」,這個理論就成立?

我對債券本身並無意見,但對「再平衡」是有疑慮的,因為「再平衡」跟Timing市場有何不同?而且難度更高。因為,原本只要猜股市,現在連債市也要猜。

主張年老應該高債券比例的人,認為這階段會有一些醫療上的支出,所以應該保守。我認為,這個階段其實不適合用比例計算,應該用「絕對數字」。醫療,或一般生活消費,並不是以資產規模計價,若以到65歲,「財務資本」為2,714.5萬為例,手邊就算留500萬定存,可投資金額也超過80%

在這樣的架構下,不管生命週期中的任何階段,都很難把大量的債券配置,放進投資組合,更不用談,債券投資本身也有相當的風險;而且債券分析,所需的技術含量,比股票有過之而無不及,不是一般人望文生義可理解的。

照道理,一個債券,在買進的剎那,就可以算出報酬率,只要持有到期,就可以賺到價差和利息,若報酬率可以接受,買進債券未嘗不可,但目前市面上的債券基金,並不提供這樣的確定性。很奇怪吧!

如果,不介意短期股票帳面波動(請參考,不用介意帳面損失,股票加定存的組合,其實就夠了。

-------------------------------------------------------------------------------------------------------

回到生命週期與資產配置,「人力資本」是最大,卻最容易被忽略的資產。但這個資產,操作得當,報酬相當驚人。

「人力資本」的債券特質,讓他的價值變化,跟債券的價格變化非常相似。因為特殊的結構,要從「人力資本」這支債券獲得最大的利益,必須把工作「做好,做滿」。

做好

一個26歲的年輕人,就像一支Duration = 40的債券,價格變化非常敏感。

如果兩個年輕人起步,都是36萬年薪,表現正常的年輕人,以每年3%幅度加薪,40年可賺2,714.5萬,另一個表現卓越,因升遷使加薪幅度以5%成長,同樣的時間可賺4,348.8萬,相差1,634.3萬或60%

把工作做好,每年多2%的加薪,差異就是24年的薪水。

做滿

以每年加薪5%的例子試算,40年賺4,348.8萬,其中有1,957萬,人生整體財富的45%,是在職場最後10年賺的。若加薪幅度10%的人,最後10年的收入,佔56.3%。職場表現越優秀的人,最後10年賺的錢,比例越高。

知道你的主管為何不退休了吧。


很多人想早點退休,靠投資為生。但理性思考,把工作年限做滿,才是真正高報酬的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