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2015年9月30日 星期三

蛤?你說啥?



2014年有一支Duracell電池的廣告,改編自一個美國職業足球選手Derrick Coleman的真實故事。

廣告中Derrick的獨白:

從小,人們告訴我:「你不會成功,你這輩子完了。」

在學校,被霸凌,分隊比賽時,總是最後一個被選上。

教練不知如何跟我溝通。

他們都覺得我沒望了,勸我放棄。

選秀會中落選,人們希望我就此結束。

但,我從三歲就耳聾了,所以他們的話,我一句都沒聽進去。

如今,站在超級盃的球場,全場觀眾的熱情歡呼聲,此時,我聽的一清二楚。

-------------------------------------------------------------------------------------------------------

在美國NFL(國家美式橄欖球聯盟)95年歷史中,Derrick是絕無僅有的失聰跑鋒(Fullback),他的成功,感動無數人,也激勵許多因殘障而懷憂喪志的人。

講這個故事,並不是要說投資要多努力,畢竟投資不是一個和努力成正比的事。相反的,我想表達的是:投資要 - 聾一點

每天早上醒來,打開Email,最少都會收到上百封,經濟、匯率、個股的訊息或分析報告。偶而會看,但大部分還沒打開就刪掉。我的分類如下:看法跟我相同的訊息,我就會認為這個作者是高手、資深分析師,讚嘆一番後,刪掉他的好文。看法跟我不同的,就是菜鳥、外行人,咒罵一番後,刪掉他的廢文。

現在大部分的大公司都是多國企業,世界上發生的政治、經濟事件,各國利率、匯率政策,都會影響到上市公司,但這些真的是有用的訊息?還是噪音

跟線上遊戲打怪一樣,在投資路上,也會遇到一些怪。通常會遇到三種BOSS級的噪音怪獸,當遇到時,應如何應對?

第一類 - 區域級的BOSS

角色:投資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外型:男性,頭髮看起來好幾天沒洗,過時的金邊眼鏡,領帶頭永遠歪歪的,讓人覺得,他花了很長的時間在做研究。名字兩個字的華人尤佳。

出現時機:每年都會出現,股市大漲或大跌時,一定出現。

武器:嘴巴會發出「○○危機」、「○○時代已經結束」GDP等等咒語,當你聽到,會心煩意亂開始自殘,每次血條損失20%

應對秘笈:這種怪,其實沒有什麼殺傷力,威力最強的狀態,大概只持續一個星期,一個月後就完全無影無蹤。只要摀住耳朵,待在原地,等他消失後就可通過。

第二類世界級的BOSS

角色:博士,大學教授,諾貝爾獎得主尤佳

外型:男性,洋人,微禿,微胖,絡腮鬍有加分

出現時機:每三、五年都會出現,大型國家級災難時會出現

武器:嘴巴會發出「○○懸崖」、「○○蕭條」、「○○國即將破產」等等咒語,名稱比創意料理餐廳的菜單還精彩,反正講的越誇張,越有人捧場。當你聽到,會心神喪失,開始自殘,每次血條損失30%

應對秘笈:這種怪,也沒什麼實質殺傷力,威力最強的狀態,大概只持續一個月,如果股市日後又大跌,就會全身發光,這次就進入更強的超級BOSS狀態,但一個星期股市沒跌,光芒就消失了。只要摀住耳朵,遠離他,避免碰到他發光的身體,等個三個月,消失後就可通過。

第三類 – BOSS中的BOSS

角色:央行總裁

外型:女性,洋人,頭髮全白,瘦,搭配幹練套裝

出現時機:每三個月出現一次

武器:嘴巴會發出「曖昧」、「模糊」等等咒語,當你聽到,會心驚膽跳,開始自殘,每次血條損失30%,還會揮動一支神兵利器「升息」,被砍中,血條再損失10%

應對秘笈:這是BOSS中的BOSS,所有BOSS的咒語都是由他的咒語衍生的。除此之外,他是真的有武器,會造成實質損傷。不過,仔細分析,如果被「升息」砍中,頂多失血10%,但千萬不要把摀住耳朵的手拿去摀住傷口,因為咒語的殺傷力比較大。而且,這個BOSS也會使用「降息」或「QE」等灑花神功,任何受傷的人,此時血條都會恢復10%或直接補滿。這種BOSS不會消失,偶而砍你,偶而幫你,長期而言並無危害,但千萬別聽咒語後自殘。

結論

一個平凡的投資人面對這些高不可攀,深不可測的BOSS,當然很難招架。不過巴菲特有教一招「就算○○○告訴我明天的利率政策,也不會改變我今天的投資決定」。這個○○○幾十年來,已從葛林斯潘變成葉倫,但這句話,至今仍在使用。他也是用摀住耳朵這招


老巴的講法有道理嗎?試想,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股市,想投資要直接找店東談,請問利率、匯率、GDP,會左右你的投資決定嗎? 說實話,如果要把市場上所有的訊息都納入參考,一定會發瘋,進退失據。所以,我想告訴Derrick,我沒有聾,但他們的話我也一句都沒聽進去。

2015年9月22日 星期二

買ETF(基金)公司的股票,比買他們的ETF(基金)好



ETF(基金)公司的股票,比買他們的ETF基金

不是我說的不要告我,這個主題每隔一陣子,就會被美國網友拿出來嘲諷一番。雖不知他們的ETF基金表現好不好,但看過ETF基金公司的股票,覺得網友的毒舌至少對了一半。

我們看一下幾家上市的ETF基金公司:BlackRock (美股代號:BLK),大家所熟知的「貝萊德」、Franklin Resources (美股代號:BEN),大家也不陌生的「富蘭克林坦伯頓」,和T. Rowe Price Group (美股代號:TROW)

一般金融機構,常常在壞年賠的錢,是好年賺的錢的數倍。但這種ETF基金公司不一樣,主要收入來自於無風險服務費,只要自己不槓桿下去賭,或放貸,不至於在壞年發生像銀行般的巨額虧損。

雖說收的是無風險服務費(顧問、管理、Distrubtion),但基金公司的收入還是高度受市場影響,因為手續費收取的方式是?% x AUM (Asset Under Management,公司所管理的資產),所以市場跌,AUM縮水,收入也就少了。

ETF不是BENTROW的主力(BEN2013年底才發第一支ETF),所以收費比較貴,也避免ETF直接比較的價格戰,跟ETF的一哥BlackRock比較起來,BENTROW比較會賺錢(ROE比較高),而BLKAUM2014年三月底為4.4兆美金,是BEN5倍,但淨利只多約40%

讓我們看看這三家ETF基金公司的股價表現。(不計股利)



BLK的股價10年成長251.6%(CAGR 13.4%)BEN的股價10年成長44.8%(CAGR 3.77%)TROW的股價10年成長251.6%(CAGR 8.42%)

同時期的大盤(用追蹤S&P500ETF SPY代表)表現為10年成長61.38%(CAGR 4.9%)。兩家基金公司的股價表現打敗大盤。

如果我們用這三家ETF基金公司的股票,組合一檔ETF基金公司的ETF基金,同時期的表現:股價10年成長140.3%(CAGR 9.16%),過去我們常說,大部分的基金很難打敗大盤,但很諷刺的ETF基金公司的股票報酬率遠超過大盤一倍以上。

從這例子看來ETF基金公司的股東,比當他們的客戶好。

我必須再次強調,用股價回測去支撐一個論述,不是一個好的方法,看起來像是有事實根據,但真的是這樣嗎?看,很輕易的就能找到證據,支撐美國網友的毒舌論述,但未來是否真的能持續?沒人知道。

會寫這篇文章,其實是因為我個人跟基金有些過節。

多年前偶然發現我老婆在銀行的推薦下,買進了幾檔海外基金,在那個沒有Line的時代,不管是我或她出國,為了省錢,我們從不連絡。但為了那些基金,我不惜成本,打了越洋電話把她痛罵一頓,當然她也不是省油的燈,火力全開反擊。賠了錢,又被我數落,心情當然很差。

因為投資而家庭失和的例子並不少,後來想一想覺得不值得,所以從此不再提這檔事。跟家人的重要性比較起來,錢,只配隨著時間流沙消逝。而這幾檔基金的價值,還真的消逝在時間的流沙中了。不管大盤漲跌,這些基金就是漲的比大盤少,跌的比大盤多,真的很佩服他們。看起來,回收無望。

以報仇的出發點,去研究了這家銀行的狀況,想從這家銀行的股票賺回基金損失,看一看之後覺得,還真不怎樣。所以,投資還是在商言商,個人恩怨的事,還是暫時先放一邊。



2015年9月17日 星期四

把「帳損」加為好友吧!



在股市裡走跳,總會遇到一些人。最常收到的是一個名為「帳損」的人(帳面損失),發出的「加入好友」邀請。她應該是臉書的付費會員,不管拒絕多少次,最後,她總是能啟動「強迫加入」的功能。來硬的。

進去她的臉書翻了幾頁,發覺朋友可真多,但從來沒有人給她按「讚」。嗯,全部都是被「強迫加入」的。

其實,「帳損」沒什麼好怕的。(攤手)

騙人!說這句話的時候,你明明就很怕!()

我承認,講這句話,很難說服人,而且顯得很做作。「帳損」的確令人感到失敗、狼狽、囧。即便是巴菲特「帳損」之際,也難逃揶揄、嘲諷,英雄氣短。要幫一個令人討厭的傢伙講話,難度很高。如同跟老婆解釋,幫比基尼正妹按讚,是因為她可憐的身世,不是可愛的身材。帳戶被盜用這招不能用,老婆會幫你報案。

看看另一位好友也很多的股市名人,「停損」。

「停損」,是我博覽正統投資書籍從未看過,但現實生活中最常看到拿來對付「帳損」的招數。這是最快可以從痛苦中解脫的方法,成為她的好友,也被賦予冷靜、理性、紀律的高手特質,有了如此高的正當性,所以頗受歡迎。很多人,不僅主動幫她加入好友,而且按讚次數也超高。

試想,你經過花了6個月的時間,每天站在一家生意很好的泡沫紅茶店面前,計算來客數、平均客單價、評估成本。自信的認為,這是一盤會賺錢的好生意。最後下定決心,在某個早上拿出50萬頂下這家店面。但下午,有個人登門拜訪,說他想用40萬買下這家店面,突然間你啟動「停損」機制,忘掉了之前所做的所有功課,因為這家店的價值已經跌了20%,所以就跟買主握手成交了。

很荒謬的比喻?但在股市裡不都這樣幹?

有時候,把「停損」加入好友後,股價的確又繼續跌了一大段。此時,必定會對「停損」的先見之明崇拜不已。一個工程師朋友告訴我:「如果系統自己常常替『停損』按讚,一定是程式中的『選股』功能壞了」。

很幸運,遇過幾個「非常少數」願意為「帳損」按讚的人。讓我驚訝的是,不管在美國或台灣,這些人反而都是大部位股票持有者(比例高,金額大)。當股災發生,面對大額「帳損」仍無動於衷,跟他們交談時,淡定的連一句同病相憐的取暖都沒有散發著一股沒有心臟的動物才有的氣味,一股只有同類才聞的出來氣味。

這些為「帳損」按讚的人的身上,有著什麼樣的氣味?

貪婪與恐懼,只打算狠狠的對一次

別人貪婪時貪婪,別人恐懼時也貪婪,這樣至少對一次。狠狠的對一次,就足以富有。這樣的戰略思考,「帳損」,意料之內。早就知道會發生的事,就不是「風險」。

一直保持貪婪,這樣的想法讓你感到恐懼嗎?請參閱我的投資奇幻文學史詩鉅著「時機魔人」,你就會發現,做對一次和做對兩次,差距沒有想像中大。

兩次都做對,就變成神了。對一般人而言股價,不可知,不可控,不用管。

放眼長程目標,專注眼前可控之事

小時候學麻將,長輩告訴我,牌局中一直開抽屜算籌碼,手氣會背。此後,一直將此視為禁忌。年紀漸長,了解打牌要注意的是桌上的牌,而不是抽屜的籌碼。專注者勝,分心者敗,這個迷信有相當的科學根據。

投資何嘗不是如此?一天到晚計算帳面損益,如同一邊打牌,一邊開抽屜,只會讓自己分心,毫無益處。

一個把眼光放在10年、20年後的投資人,深知「帳損」不可能永遠存在,能做的只是利用這段時間,尋找可有的選擇將手中可用的金錢,盡量投入。

結論

對一個大部位的股票投資者,能用的現金,大多來自股利,而股利必須要時間才能產生,所以需要長期跟「帳損」結為好友。如此,才能用一樣的錢,建立更大的部位。

至於低持股比例者,收到「帳損」發出的「加入好友」邀請時,還不快開香檳,按「同意」加「讚」。

別誤會,我們只是把「帳損」加為好友,並沒有要跟她結婚。長期而言,最後還是要跟她Kiss Good-byeGood-bye,畢竟沒有人以「帳損」致富。Kiss在告別之前,感謝「帳損」所帶來的溫存時光。

2015年9月14日 星期一

2015波克夏50年週年股東會之旅



從波克夏股東會回來之後已經快4-5個月了,當初準備出發前,發現台灣的網站找不到這方面資訊,所以都是自己摸索出來的,把這些心得整理一下,提供給未來想參加股東會的人參考。

去年11月就訂好了旅館,但股東會時間真的接近時,覺得奧瑪哈實在很遠,最少要飛20幾個小時,時間接近時反而有點怯步,剛好出發前幾個星期老婆生病,想藉照顧老婆的理由取消行程,但沒兩天老婆奇蹟似的痊癒,所以這理由不能用了。後來再問計畫同行的好友Sam,是有真的那麼想去嗎他篤定的告訴我:「鐵定去!真心不騙!」因為他已經告訴所有親朋好友了,不去面子掛不住,所以最後還是出發了。在整理這篇遊記時,覺得還好有成行,這個回憶可以讓我說嘴一輩子。

前置攻略1: 早一點訂旅館

如果要訂品質好,價格還能接受的飯店,最少要半年前就開始訂,太晚訂只剩一晚台幣萬元以上的選擇。奧馬哈的飯店平常都蠻便宜的,但每年股東會的那幾天,房價通常是平日的2倍甚至更高。早一點訂,只是飯店選擇比較多,價格不會比較便宜。至於旅館位置,其實不用太在意,雖是內布拉斯加州第一大城,奧馬哈還是很小(人口比板橋少),很多地方開車15-20分鐘都會到,所以差異不大。

MotelInn的選擇蠻多的,我這次訂的是一家叫Baymont Inn的旅館,房間蠻大的,但有點舊且打掃不是很徹底,最後一天住機場附近的Super 8 Motel,房間就比較新也比較乾淨。一個美國朋友跟我說,他是出發前一星期才訂,運氣很好,訂到一家很便宜的Comfort Inn。也有人推薦Airbnb,但我看過房型、價格很亂,而且住老美的家,規定很多,所以不考慮,不介意的人還是可以碰碰運氣。

前置攻略2: 早一點訂機票,不要帶check in 行李

從台灣到奧馬哈沒有直達航班,而且如洛杉磯、紐約等數美國一線城市都沒有直飛到奧馬哈的班機,要先飛到二線城市才能到奧馬哈,轉機時間盡量抓寬鬆一點。奧馬哈幾乎是美國本土的正中央,開車到紐約或洛杉磯,大概都在20個小時左右的車程。早一點準備,股東會前一、二天,到奧馬哈的飛機幾乎班班客滿。

買機票要先看一下航程,我去程的航線:台北 - 洛杉磯 - 鳳凰城 - 奧馬哈,但回程是:奧馬哈 - 亞特蘭大 - 洛杉磯 - 台北。

離開奧馬哈時,海關看到我的機票航程,問我說:「先生,你知道美國長的什麼樣子嗎?」,我說:「知道知道網路買的便宜機票就是長這樣」。他又說:「那真是值回票價!歡迎來到美國!」。如果你看不懂我在說什麼,請打開美國地圖,找出這幾個城市的位置,你就會了解。

要到奧馬哈,盡量不要check in 行李,只帶手提行李就好,否則轉機會很不方便。如果你要在美國多待幾天,不趕時間就沒差。如果從台灣出發,也有經成田、明尼波利斯的選擇,或經香港至其他二線城市。

前置攻略3: 早一點租車,這裡可沒捷運!

波克夏有幫股東準備一些Shuttle,在一些主要的飯店和主場館之間巡迴,但路線不一定會經過你要住的飯店,而且排隊的人很多,所以還是老老實實的租車。Motel都有免費停車位,而主場館的露天停車場,停車一天8塊美金,室內一天12塊美金。在奧馬哈那幾天沒看過公車,當然也沒捷運,因為沒坐過當地計程車,不知道費用如何。雖然各地車程都在20分鐘左右,因為大多是跑高速公路,所以實際里程應該都不短,不可能用走的。

租車價格的波動也蠻大的,早一點注意,可能有機會租到划算的價錢。這次太晚訂,錯過一些便宜的價錢。

準備好了?讓我們出發吧!

430日,星期四抵達奧馬哈



中間因為錯過一班飛機,搞了快30小時才到,奧馬哈機場 (Eppley Airfiled) 差不多跟松山機場一樣大,場內非常簡潔乾淨,到機場的租車公司櫃台取車後,就前往旅館Check In,車道很寬大,車流量不大,覺得沒什麼人,但後來才發覺這一切都是假象。奧馬哈位於美國內陸,相當乾燥,一定要帶保溼乳霜,護唇膏以免皮膚乾裂。



到旅館時已經下午6點,但天還很亮,這個季節大概89點才會天黑,所以先到老巴家(地址: 5505 Farnam Street Omaha)參觀。車子停到附近,再走去老巴住居參觀,有一個50歲左右的老巴鄰居出來遛狗,主動走向我們,當時以為要趕走我們,沒想到只是來問候一下,歡迎我們到奧馬哈玩,他說全家都是波克夏股東,並告訴我們一個天大的秘密:「老巴其實已經沒住在這裡,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加州」。



在奧馬哈會遇到一些自稱跟老巴很熟的人,跟他們哈拉一下是蠻有趣的經驗。車子最好停別處再走過去,股東會期間,老巴家的周遭禁止停車,有一台車暫停在車道上拍照,保全突然透過擴音器警告,害我嚇一大跳。



老巴創業早期,沒有辦公室,就在二樓的臥室打電話下單,展開他超過半世紀且波瀾壯闊的投資生涯。這個社區在奧馬哈並不算高級住宅區,真的比較高檔的社區位於Borsheim’s珠寶店付近。若用玄學的角度看他家,風水其實並不好,側門直接衝到一顆Y字型的大樹。如果想當老巴鄰居,現在有一戶緊臨他家的房子要賣,要價10股波克夏A股,目前約200多萬美金。



逛完老巴家後,驅車前往波克夏總部(地址: 3555 Farnam Street Omaha),距離他家大概只有 5分鐘車程,老巴以前都是自己開車上班。到總部下面拍照時,遇到一個正在慢跑的年輕女生,很熱心的為我們指出老巴的辦公室位置,並淡淡的說:「我一出生就是波克夏股東」, 語畢,旋即甩動她那美麗的金色馬尾,飄然離去。



跑到老巴推薦的餐廳Piccolo’s (地址: 2202 S 20th Street Omaha)時已經7點多,沒有先訂位,當場排隊碰運氣,等了大概30幾分鐘就輪到我們。Sam點了一份老巴的最喜歡的丁骨牛排,一份24元美金,以Prime等級的牛肉來說,價格算公道。在用餐的時候,感覺其他桌的人都在看我,有些Waitress還會指著我,引導客人往我這邊看,服務我們這桌的Waitress看我一臉狐疑,就告訴我:「你正坐在巴菲特平常最喜歡的座位」。





如果八字不夠重,千萬不要輕易嘗試坐這個位置,否則就會像我一樣,回家之後,不管什麼股票,一買就跌,彷彿被帳損加為好友。



51日,星期五Credential、參加股東特賣會、Borsheim’s珠寶店Welcome Party



整個波克夏股東會及相關活動為期三天,大部分旅館一早就會收到奧馬哈先鋒報,頭版就是歡迎所有股東,刊登三天的股東會行程,裡面也有股東在奧馬哈可以享受優惠的所有商家折價券。




因為離11點領取Credential還有一些時間,開車在市區亂逛,奧馬哈市區不大,順便去視察我的鐵路公司Union Pacific總部,奧馬哈老街也在附近。之後轉往老巴推薦的另一家餐廳Gorat’s (地址: 4719 Center Street Omaha),看看有沒有Brunch可以吃,但今天就沒那麼走運,餐廳早上沒開。




之後轉往波克夏擁有的內布拉斯加州家俱店(NFM)參觀,這家家俱店號稱全美國最大,感覺好像有56家內湖好市多那麼大,什麼都有。如果長期關注波克夏年報的人,一定知道老巴不只一次在年報中提到這家公司,和這家店傳奇的創始人B太太,所以這是必逛景點。



奧馬哈不大,大部分的景點大概開15分鐘的車都可以到,11點到股東會主場館CentryLink Center去領Credential,美國股東只要有要求,都會先收到Credential,我曾經請波克夏先寄到台灣給我,但公司不理我,海外股東必須到現場才能領。任何股東會的相關活動一定要配戴Credential才能進去,帶著券商對帳單和護照(兩者名字必須一樣)就可以領,對帳單必須是兩個月以內的,上面一定要有波克夏持股,但檢查並不嚴格。股東會的排隊惡夢也從此開始,各式各樣的排隊,最少半小時,最長排了2.5小時。



場內到處可見今年的股東會標語:「Celebrating 50 Years of a Profitable Partnership」!慶祝50年的獲利夥伴關係!



雖然我是很晚才買波克夏的股票,但看到這標語,仍覺與有榮焉。很多年前,有個股東拿一股波克夏A股實體股票給巴菲特簽名,老巴嚇一跳(因為那是很多錢),問股東說:「我在上面簽名,這張股票還能賣嗎?」,股東神回:「沒差此生不賣」。波克夏股東以超低流動率聞名,很多股東都已經傳到第二代或第三代,而巴菲特也以能服務這些鐵桿股東為榮。

不管你有幾股A股或B股,每人都可以領四張Credential,老巴對大小股東一視同仁。曾經有一位家庭主婦股東在股東會提問:「我只是一個股數很少的B股小股東,不知道可不可以問下列問題」,老巴在回答問題之前,霸氣到爆棚的告訴這位家庭主婦股東:「夫人,千萬不要妄自菲薄,只要你手上的股份加上我的,我們兩個就可以控制波克夏!




這種衣服買回家也不敢穿




特賣會是今年才獨立出來的活動,有一整個下午可供股東採購,以前都是股東會時,一邊開一邊賣,想買東西就會錯過股東會,所以今年應股東要求,提前一天供大家買個爽,我本來以為逛半小時就可以走,結果從12點開幕逛到4點半快閉幕才走,東西實在太多了,裡面有波克夏旗下所有產品,小到內衣褲、可樂、慢跑鞋、番茄醬、冰棒、菜刀、巧克力、磚頭,大到房子、旅行巴士、遊艇、私人飛機,裡面都有賣。那些在年報上才會出現的公司,都會活生生出現在你眼前,這簡直是巴菲特迷的動漫展,千萬別錯過。如果有機會參加,千萬記得,看到什麼喜歡的東西馬上就買,很多東西都是限量款,本想逛一圈再回頭買,但一下就沒貨了。我也參觀了一下私人飛機,其實裡面蠻窄的,不是很喜歡,所以沒買,不過Sam還是跟銷售代表要了張名片,想買時知道要找誰。對了,Sam的真心推薦記得到Dairy Queen的攤位,買一支巴菲特最喜歡的Daily Bar冰棒,邊逛邊吃。






如果問我整個股東最喜歡的部分是什麼?那就是特賣會。




特賣會結束後,5點左右就開車到Borsheim’s珠寶店參加Welcome Party,這一餐是由波克夏請客,雞尾酒、自助餐免費供應,算是蠻大方的,但是因為每一攤都要排很久,所以我放棄吃東西的機會,在裡面亂逛,逛完到附近的Whole Food Market吃沙拉,這幾天肉吃太多了。Borsheim’s珠寶店也是必逛景點。

52日,星期六股東會、NFM家俱店野餐會




這會場佈置很有靈堂感
一早4點看到有人搭計程車從旅館先出發了,就有不祥的預感,果然到現場4點半時已經人山人海了。排隊時跟旁邊其他已經參加過很多次的老鳥聊天,大家都是穿球鞋7點一開門就要衝進去搶位置,如果要參加股東會,千萬不要帶背包,因為檢查背包會拖延時間,要買熱狗、漢堡、爆米花、飲料裡面都有、帶一件薄外套就好,離開位置時可以佔位置。大陸來了很多旅行團,佔位置的方法也相當有風格。

謝謝這位先生大方的讓我拍照

 老巴進場時引起一陣騷動,所有人往前跑,想拍到他本人的照片。我近距離的觀察,老巴本人的腰圍比照片粗很多,而頭頂的頭髮也很稀疏,而孟格梳了一個尾巴翹起來的髮型,讓我到現在都懷疑他是騎摩托車來的。在這過程中,Sam抓到了一個決定性瞬間,幫我和老巴拍下了歷史性的合照。

我跟老巴的歷史性合照 Photo Credit: Sam Cheng



會議中全程禁止攝影,偷拍的人還是很多,保全也會來回巡邏,被看到還是會被制止。會議會先從老巴和Mayweather合演的耍寶影片播完後開始,會有一堆人提問,大致上分成四種人,早上大多是分析師和記者提問,還有股東和學生代表提問。今年有很多中國人提問,也有一個台灣學生提問。

 股東會問答,被投資界視為「玉音傳送」時刻,但這些問答其實不用太在意,會議一結束全球媒體立刻就會把他翻譯成各國語言,現場聽不懂也沒關係。Sam說:「巴菲特和孟格,就像兩個老阿伯租了一個大禮堂,把村里的人找來閒話家常」。事實上也是如此,他們兩位一邊喝可樂,吃糖果、花生,一邊妙語如珠的回答五花八門的提問。因為時差的關係,在奧馬哈的那幾天都沒睡好,但在股東會的過程,可能在聽一整天英文的催眠下,居然像個嬰兒般的安詳睡了一個小時,這是我這趟旅程睡眠品質最好的時刻。




真正股東會其實只有最後面5分鐘,也是此行對我最重要的事 -批准巴菲特的董事長任命」,並注意自己的名字有沒有出現在董事名單內。老巴在念完一串董事、副董事長、董事長的名字後會說:「接下來,讓我們用聲音投票,同意請說Aye」,當大家說Aye後,老巴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說:「不同意說No,沒有,好會議結束」。過程發生的很快,要很注意聽,沒跟大家喊:「Aye!」,就錯過「批准巴菲特的董事長任命」的機會。




散會後又是另一個活動,NFM家具店帳棚野餐,點了一套5元的烤肉漢堡套餐。站著吃東西和聊天,現場有樂團演唱一些我都沒聽過的歌,反正就是老美的那種餐會。

53日,星期日 – 5千公尺路跑活動





最後一天的活動是由波克夏旗下的Brooks慢跑鞋公司主辦的5千公尺路跑活動,開車去時要注意當天封街的狀況,那天我們沒注意因此繞了一圈才到會場。這活動我有事先在網路報名,一個人35美金,可以得到一件衣服和一個獎牌。如果錯過報名,也可以在特賣會現場報名。




這大概是最短的路跑活動了,而且過程中不斷提供熱量很高的See’s Candy,吃一根恐怕跑5,000公尺都消耗不完。

老巴很不喜歡運動,幾年前幫第一屆的路跑鳴槍後,再也沒出現在路跑活動,今年是由他手下兩個操盤手之一的Ted Weshler鳴槍,聽說也是名馬拉松高手。



其實大家都是來散策的,警方封了一部分的奧瑪哈,讓我們慢慢欣賞風景,終點設在美麗的密蘇里河河畔,走到終點,我的成績是1小時1054秒,應該還打敗500人左右,包括一名用行走輔具的老太太,真是一 場龍爭虎鬥。


我的第一個路跑獎牌

整個股東會的活動,也在此時全部結束。


 中午前往內布拉斯加州的首府,林肯市,參觀老巴的母校內布拉斯加州大學林肯分校參觀,路上還去了一個Nebraska Crossing Outlet,很多東西的價格都超便宜的,Sam在我推銷下買了一支Bose耳機,價格只有我在台北買的三分之一。在中西部到處都可以看到老巴的產業(富國銀行、Dairy Queen、中美能源、BNSF鐵路…),老巴簡直就是中西部的王。當地還有一些博物館或藝廊,有興趣的人可以安排參觀。




旅途花費(台幣)

美國國內線來回機票:23,222(1)
旅館:8,895(24)
租車:13,945(4 – 5)
餐飲、路跑、加油等雜支:13,280 (2)

不計台北到洛杉磯的機票,平均一人41,282。這是沒有特別省,也沒特別浪費的支出。如果找機票、旅館、租車多用心找,應該還可以更便宜。這費用也沒包括在特賣會中亂買的錢。

後記

巴菲特把波克夏東會稱為「資本家的伍茲塔克」,Sam則把它稱為「波克夏股東的水陸法會」。不管如何稱呼,參加波克夏股東會,都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

老巴今年已經85歲了,不知還能主持幾次股東會。不過,在會場時,我跟老巴有短暫的眼神交會,霎時,彼此約定,10年後的波克夏60週年股東會健在!歐…是再見!

2016年股東會日期:430